<tt id="zddgd"></tt>
  • <acronym id="zddgd"></acronym>
    
    
    <var id="zddgd"></var>

    <b id="zddgd"><wbr id="zddgd"><ins id="zddgd"></ins></wbr></b>
        1. 服務熱線:010-68538398您好!歡迎來到合璧興

          合璧興,陶瓷藝術館
          景德鎮陶瓷,龍泉青瓷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名家訪談
          搜索:

          畫語禪境 意象隨心

          發表時間:2015-01-20 15:03:36 來源:合璧興陶瓷藝術網
          摘要:趙蘭濤2000年畢業于景德鎮陶瓷學院美術系,獲學士學位,2001年出道以來多次在中國美協、中國陶協舉辦的大賽數十次獲獎,近年主要從事陶藝雕塑和青花人物兩個方向的創作研究,陶藝雕塑以及青花羅漢人物具有鮮明的個人藝術特色,不同以往以及左近,有“趙羅漢”之雅稱。
          畫語禪境 意象隨心 
           “藝術家的個人風格與自身的個性有關,所身處環境、教育背景、成長歷程,對事情的所感、所想勢必會在作品中有所表現,可以說作品當如其人”。陶瓷學院副教授趙蘭濤坐在我們對面,邊洗茶邊與我們閑談,1978年出生于齊魯故地的趙蘭濤,對于藝術創作的理解有其獨到之處,言談舉止更是有他真誠、高潔、自信的君子風度,這一點只要你坐在他的對面,就能撲面感受得到,與趙老師整個的對話就在不知不覺當中展開。趙蘭濤2000年畢業于景德鎮陶瓷學院美術系,獲學士學位,2001年出道以來多次在中國美協、中國陶協舉辦的大賽數十次獲獎,近年主要從事陶藝雕塑和青花人物兩個方向的創作研究,陶藝雕塑以及青花羅漢人物具有鮮明的個人藝術特色,不同以往以及左近,有“趙羅漢”之雅稱。
          趙蘭濤強調“藝術是自然流露”,追求“溫柔敦厚、閑適淡然”的審美情趣。他早期注重作品的型式結構與內涵意蘊的兩相結合,型體鋒利有勁,可以感受到男性藝術家獨有的力度。如《水木金火土說》、《意象山水》、《窗系列》都是其中翹楚之作。待到04年左右,簡約素雅,富有禪意的蓮元素便成了他一直鉆研的主題。與其他藝術家不同,趙蘭濤并不熱衷于勾勒塑造婀娜多姿盛開的蓮,他更熱愛那些含苞的花骨朵,小巧稚嫩的蓮蓬以及大部分藝術家并不會在意的帶刺的莖干。而這些元素恰恰就成為了他的標志,有了他獨特的藝術語言風格。
          他的作品《湖田邊的荷塘》系列便是他對這種元素的不斷研究深化以至成型的階段,后期的《成佛》系列則繼續沿用了此類元素?稍氐难佑貌⒎菫榱舜蛏蠘擞,讓世人皆知這是趙蘭濤的作品,人生在世,本就要經歷各種苦難,才能超脫于外,幻化成佛,那還有什么比帶刺的荊棘與佛陀的結合更能體現如此內涵呢?在趙蘭濤的作品中我們可以看出他對于佛教文化的熱愛,可他說自己并不是忠實的佛教信徒,只是對于佛教宣揚的一些道理,以及對宇宙和人生的理解很認同,他追求佛學的“圓滿”。他的作品大量使用了佛學元素,但仔細看會發現這些人或是類似佛的人,事實上并未真正超脫世俗,仍然在掙扎、糾結著。其中帶“刺”的莖干,不可觸摸,對人有傷害。他說這是一種欲望,因為欲望存在,而無法超脫,形似而神不似。
          作為年輕一代的藝術家,他對古人的藝術風格有著自己獨特的見地,對于自己的創作也有著更為獨到的想法。他不希望藝術家因為要形成某種風格而把自己的創作風格固定死。他覺得“一樣東西做累了就扔掉”。在諸位看客還拘泥于他藝術世界所創造的桎梏而不能忘懷的時候,創作者卻早已通透,該舍即舍,向著更前邁去,這或許也源于他的“意象隨心”吧。
           
          訪談部分:
          您的《成佛》系列給人印象很深,這應該算是您近期的一個主要創作系列了,當初是基于怎樣的考慮來進行創作的?
          趙蘭濤:很多人都問過我這個問題,有時候藝術家在創作的時候不一定考慮地很清楚,上綱上線反而制約了很多東西,《成佛》系列只是一種自然流露,在平時慢慢積累,不斷深化的知識結構中,在創作之前作品得到的感悟以及技術提升的過程中,一個量到質的變化吧。要真把內心那種似有若無的東西幻化成具體的文字敘述,我覺得還是挺難解釋得清楚的。
          是一種只可意會,不可言傳的東西,藝術的精神內涵本就不是三言兩語可以具象的東西,對您來說,創作就是自然、水到渠成的東西,并非刻意追求所得。
          趙蘭濤:是的。并且我覺得藝術家的個人風格與自身的個性有關,你所身處的環境、教育的背景、成長的歷程,你對事情的所感、所想勢必會在作品中有所體現,可以說是作品如其人,所以說創作肯定是離不開內因和外因的。
          其實您的作品大多體現一種“禪”的境界,無論是之前的《荷塘》系列還是現在的《成佛》系列,您本身是一個宗教信仰者嗎?
          趙蘭濤:其實我還真不是,應該說至少現在不是,至于以后會不會是我就不知道了。除了作品本身就像你們所說的一樣透著禪意,我的作品名稱也大多用的是佛教偈語。
          像是《明鏡臺》、《大悟》、《妙凈蓮花》、《觀自在》等等,您平時會看一些佛理相關書籍嗎?
          趙蘭濤:會的,雖然我本人并不篤信佛教,但作品蘊含的深意與佛有關是因為佛理中所宣揚的一些道理,對宇宙和人生的一些理解我是很認同的,又或者我的一些想法和思維往往也和佛教中的論道不謀而合。人生在世,難免遇挫,生活上碰到一些難過的坎兒,又或者創作上遇到瓶頸,我就會看看佛經,領悟其中的道理。而我從佛經中所理解的、感受到的東西就會潛移默化地體現在我的作品中。雖然我們現在的經濟越發蓬勃,社會越向前發展,但人們的生活是越來越空虛了,精神世界的文明早已經被物欲橫流的社會現實給擠空,所以很多人會在宗教中尋找自己的情感寄托。而這個問題中我的看法,也許可以對我創作佛像的動機窺探一二。隨著年齡一天天的增長,接觸的人和事物也越來越多,我所想到的解決事情的方式、我對周圍環境和人的態度,都能在佛經里找到一個理論支持。佛經上記述的東西,冥冥之中教會了我很多為人處世的道理,這些道理可能在沒碰到具體的事情之前還有所懵懂不解,但一旦遇到相似的狀況卻會發現的確是這樣沒錯。我覺得隨著你心境的不斷開闊與提升,只要把握準正確的方向與軌道,接人待物的態度和處理問題的方式都會不斷地趨向于圓滿。這點實際上跟佛教所宣揚的也是同一個道理。這就是我用佛教寄語給作品命名的初衷。
          您《成佛》系列的雕塑雖然塑造的形象都有了佛的姿態,像是手勢、盤腿打坐、大耳垂、蓮花、梅花這些明顯的佛教元素,但其實整個雕塑仍然是現實生活中人的面孔,這是基于什么樣的想法?
          趙蘭濤:我感覺我做的這些人物就像是在做我自己,這些形象雖然有了佛像的種種姿勢,但是仍然是人的面龐,實際上就是當前我的狀態,也可能是當前大部分人的狀態,就是想大徹大悟而不可得,想看清楚某種事情而不能夠,因為你始終是生活在當下這個社會的一部分,還是一個人,遠沒有達到大徹大悟的程度,而你的思想又督使你向彼岸不斷前行,這樣就產生了某種矛盾,現在的這些雕塑所具有的人物形象以及蓮花、梅花等等附件,正是這種矛盾的外在顯現。
          您的雕塑作品中雖然帶有佛教常用元素,有佛的感覺,但仔細看會發現這些人或是類似佛的人,事實上他們并未超脫世俗,仍然在塵世間掙扎、糾結,是在接近圓滿的途中,卻還未被度化彼岸。
          趙蘭濤:對,我想體現的就是這個,我所使用的這些元素都是帶刺的,不可觸摸,對人有傷害。因為每個人內心都會有這種東西,所以當我做完作品后再去想當時為什么做這些滿布刺的莖干,其實這是人類欲望的體現。因為欲望的存在,所以這些人并沒有超脫,形似而神不似,就是這樣。我有時候會想很多,尤其是看到某些不公正的事情發生時會想得更多。我常想人活著是為了什么,怎么樣才是幸福。其實這是一個哲學的命題,說起來其實很簡單,我覺得幸福指數來源于內心的平靜,內心的超脫,當你把某些事情看淡,不會受到欲望牽制的時候,你就是幸福的?鬃拥牡茏釉c曾經說過:“莫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風乎舞雩,詠而歸。”很有名的一句話,這其實就是一種人生態度,要過內心平靜與世無爭的生活,這也是我所認為的最為幸福的生活狀態。我是從農村出來的,我爸爸現在還生活在農村,一年收入很少,也就千把塊,除了必要的生活需求和人情世故,到年底就剩下很少了。而我是在大學當老師,自己的作品還能賣,生活水平還不錯,可能就是因為這種生活狀態才會讓我產生這樣的思考。當然這種思考得出來的結論是正確的,但是換一個角度,如果我處在我父親的這樣一種生活狀態之下,那時候我是不是覺得自己是幸福的?這個我不知道,如果我知道我依然能幸福的話,我想我差不多已經是一個完整的人了。
          可以看出您其實是一個很矛盾的人,正因為這種矛盾,內心的掙扎,您才會用這種富有禪意的東西來舒緩自己的內心,使其歸于平靜。
          趙蘭濤:可能是吧,其實我對矛盾這個詞用在我身上很謹慎,藝術最終表達的就是藝術家的內心世界。
          您作品中用來表現人類欲望的帶刺的莖干這一元素其實最早可以在您04年創作的“荷塘”系列中找到端倪,這種元素也可說是您富有特色的藝術語言之一了,那這種表現形式還會運用在以后的作品中嗎?
          趙蘭濤:其實我并沒有刻意的運用某種元素去表達自己作品的思想,都是順其自然,不會拘泥于固定的元素,如果有一天我厭煩了,我會毫不猶豫的選擇拋開。我不希望藝術家因為要形成某種風格而把自己的創作風格固定死,這不太好。做累了就扔掉,沒什么好可惜的。
          雖然您不信佛,但是從您的談話中我們還是可以看出您其實悟到了很多佛家本質的東西。“做累了就扔”,您不會拘泥于一種程式當中,更不會因為一些已有的東西而沾沾自喜,停滯不前,十分懂得人生要“拿得起放得下”。
          趙蘭濤:我今年悟到的就是“拿得起放得下”。“拿得起”其實就是儒家思想,“入世”精神,做事要帶有一種責任感,這種責任感可能體現在家庭生活里,體現在事業追求上,“拿得起”的時候一定要有責任感,要有信心,有信心把拿起來的事情做好。還有一句話叫“放得下”,有些事情當你看得過重,比如佛家常說的“貪、嗔、癡”,當你深入某種東西的時候其實就是一種“癡”,“放得下”跟佛家的某些思想很相近,當我想不明白的事情,或是我有嫉妒之心的時候就應該把心態放平和。因為每個人都有屬于他自己的生活方式,當能夠認清楚和了解自己的時候,才會真正做到“放得下”。這實際上跟“舍得”是同一個道理。以前不明白,現在想明白了后發現自己活得很透徹。
          您的作品有很強烈的個人特點,那在藝術市場上您會堅持自己的觀點還是會因市場的變化做一些取舍?
          趙蘭濤:其實并沒有什么取舍的東西,我現在是一個大學老師,每個月有固定的收入,我不必為生計奔波,所以我覺得沒必要為市場刻意改變一些什么。我創作的每一件作品都是根據自己的興趣愛好、審美取向而來。但其實藝術跟市場并沒有絕對的矛盾關系,這兩者之間并不是只能取其一,既有市場又有口碑的藝術品是存在的。
          對,當你達到溫飽,有一定生活質量的時候才會有時間去做藝術,連溫飽都滿足不了,誰還會有閑心做藝術陶冶情操、警示世人呢。
          趙蘭濤:沒錯,特別是現在這種社會環境之下更是這樣。不過你剛才提到了藝術市場這塊,我想談談。其實景德鎮的陶瓷藝術品市場不會比普遍的國畫市場差很多,像今年的拍賣行情,已經有過千萬的藝術品了。當前無論是國畫還是其他藝術門類,在世的藝術家作品拍到千萬的并不多見當然不排除一些藝術推手在幕后幫忙。所以說市場的空間是很大的,國外有個藝術家曾經說過“藝術跟市場結合才會體現出它的價值”,其實這是一個必經的階段。
          您的作品在技術上有沒有什么難點?
          趙蘭濤:以前把陶瓷劃分到工藝美術范疇里其實是有理可循的。陶瓷不像國畫、油畫,將顏色涂至宣紙、畫布上,青綠就青綠,重彩就重彩,效果好壞非常直觀。而一件陶瓷作品能否成功,會受到材料、溫度、釉水等等各種問題的制約,相比于其他藝術類別具有很強的工藝性,所以才將陶藝劃分為工藝美術范疇。當然現在很多當代藝術家會選擇用陶瓷來創作,他們把陶瓷當成現在藝術創作中的材料來使用。真正要掌握材料,特別是景德鎮的瓷土,需要很長一段時間,只有熟悉掌握后,作品才能反映出陶瓷材料本身的美感。
          您之前提到陶瓷還是屬于工藝美術,但現在很多藝術家都認為陶瓷其實就是藝術,應該從工藝美術這塊脫離,對此您怎么看?
          趙蘭濤:從材料上講還是屬于工藝美術,當現在的藝術家用這種陶瓷材料體現自己的創作作品的時候,毫無疑問這就是藝術,其實并不矛盾。
          您覺得藝術層面反應于陶瓷體現的精神內涵,但也不可否認它確實是工藝含量非常高的存在,所以技術層面的高干與否也是判斷一個陶藝家的必要因素。
          趙蘭濤:對,非常有必要。很多藝術家其實并不懂得如何燒制陶瓷,大多是自己畫好創作圖再交由工人師傅來制作。如果是藝術家本人燒制的話,我覺得可能要花1、2年時間才能保證燒制的瓷器不會裂,更不用說上釉的問題了。其實這些藝術家只是抱著獵奇的心態,想嘗試換一種新奇的材料。有很多老師來問我要過陶瓷的材料,其實他們只是想嘗試另一種風格。
          從您的談話中可以聽出來您是一個喜歡閱讀,博覽群書的人,對很多信息會進行拆分思索,有自己獨特的見解。
          趙蘭濤:我會把看懂的信息進行歸類,并不是刻意為之,是自然而然頭腦中就會產生分析。而且我有時候會很偏執,我認為對的就是對的,對于其他的看法我就會認為是錯的,有時甚至會牽連到寫觀點的作家本身。
          您是有屬于有自己理論體系的人。
          趙蘭濤:對,這個體系只對能起某種幫助的信息產生反應,相對于本身就不正確的信息,我會自動剔除。而且我肯定是對的,而且我教學的時候也會這樣,有些同學在寫教師評論的時候就說我對某一件作品的評價過于武斷,但相反也有些同學認為我的觀點正確,然后這兩方就會展開爭辯。
          您在學生心目中應該是一個很有個性的老師,那在平時上課中是怎樣對待那些不理解您的學生呢?
          趙蘭濤:中國的學生不同于美國,他不會當面說出不滿,而且現階段即使心有不滿,覺得不認同,也可能因為年齡層次以及涉及的知識結構等各種因素而辯解不過老師。所以通火車那個有抱怨的話會在論壇發帖,說出自己的心聲,尋求同好,當然也會有同齡人去反駁,至于這些言論都是學生有獨立思考的體現,我覺得挺好的,所以對這一切我不會去做什么處理,隨他們去吧。
          您現階段的創作是處于平靜期還是說已經快到結尾了,馬上會有新的一系列作品出現?
          趙蘭濤:還是平靜期,還有很多東西我沒有挖掘,這一塊的題材還能再深入地創作,我還會添加一些內容使作品更豐富更完美。如果我覺得差不多了,這塊題材已經挖無可挖,到底了,那我才會停下來創作其他的作品。
          您是如何看待景德鎮現階段的發展情況的?
          趙蘭濤:現在景德鎮所呈現出來的混亂其實是跟大環境息息相關的,我在景德鎮這么多年,感觸就會更深。我覺得景德鎮大體分三個派別:一是是仿古瓷,仿明代和清代的居多,元代和宋代也有,主要是這四個朝代;二是傳統的工藝美術,他們所作的東西完全可以劃分到工藝美術范疇內,而基本上沿襲了民國以來的以國畫入瓷的風格路數,在繼承傳統的基礎之上有少許創新,較少具有藝術創新層面的認知;第三類就是院派陶瓷藝術,繼承了傳統的陶瓷工藝,同時受到西方現代美術和當代藝術門類的影響,對陶瓷做一種新的詮釋,具有當代的精神內涵。
          那這三類中,藏家會比較傾向于收藏哪一類的作品?
          趙蘭濤:現在關于陶瓷的收藏主要是以第二個派別為主,收藏人群都是集中在五六十年代出生的人當中,等到再過些年,等七十、八十年代出生的這批人成長到一定階段,成為社會主力軍的時候,我們可能就會比較偏愛創新的東西,因為無論是我們所接受的教育還是所處的環境,都會使我們更偏愛與生活更貼近,折射出當代精神的東西。
          (責任編輯:Zhou

          我要評論

          驗證碼: 匿名發表

          注:網友評論只供表達個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網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證實其描述

          已有位對此新聞感興趣的網友發表了看法

          Copyright (C) hebixingchina.com. 北京合璧興工藝品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電子郵件: hebixing1020@163.com 電話:86-10-68538398 18810367069 地址:北京西城區三里河一區5號院8號樓底商二層

          京ICP備12027202號-1 京公網安備110102001157號

          回到頂部
          东京热一本之道加勒比久久_国产三级片儿免费在线观看_91精品婷婷国产综合久久_国产丝袜xxxx
          <tt id="zddgd"></tt>
        2. <acronym id="zddgd"></acronym>
          
          
          <var id="zddgd"></var>

          <b id="zddgd"><wbr id="zddgd"><ins id="zddgd"></ins></wbr></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