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t id="zddgd"></tt>
  • <acronym id="zddgd"></acronym>
    
    
    <var id="zddgd"></var>

    <b id="zddgd"><wbr id="zddgd"><ins id="zddgd"></ins></wbr></b>
        1. 服務熱線:010-68538398您好!歡迎來到合璧興

          合璧興,陶瓷藝術館
          景德鎮陶瓷,龍泉青瓷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陶瓷文化 > 歷史考古
          搜索:

          清宮舊藏的官鈞瓷器:雅具秘玩詎所尚

          發表時間:2014-08-17 16:33:09 來源:人民網
          摘要:鈞窯位于今河南省禹州市境內,最著名的窯場是在禹州舊城北門內的鈞臺與八卦洞附近。傳說大禹在鈞臺傳位給兒子啟,從而建立了夏朝。一般認為,鈞窯之名即源于鈞臺。
            鈞窯位于今河南省禹州市境內,最著名的窯場是在禹州舊城北門內的鈞臺與八卦洞附近。傳說大禹在鈞臺傳位給兒子啟,從而建立了夏朝。一般認為,鈞窯之名即源于鈞臺。
           
            鈞窯瓷器素以瑰麗的釉色而著稱于世,以氧化銅為著色劑、在燒造過程中產生窯變現象而呈現出絢麗多彩的釉色。這種釉色變化萬千、異彩紛呈且純粹依賴自然天成,有“入窯一色,出窯萬彩”之稱。

          12611863229163878692.jpg 
          鈞窯月白釉出戟尊 北京故宮博物館藏
           
            17516037372926835386.jpg
          鈞窯玫瑰紫釉葵花式三足花盆托 北京故宮博物館藏
           
           8783111580223059348.jpg 
          鈞窯天藍釉海棠式花盆托 北京故宮博物館藏
           
            官鈞瓷器
           
            依據造型和質地,鈞窯產品大體可以分為兩部分:一部分以碗、盤、碟等民間日常用器為主,數量眾多,是鈞窯的主要產品,習稱“民鈞”。相對應地,還有一部分鈞窯為花盆、洗、尊等陳設類造型,做工考究,釉色精美,一般認為是專門為宮廷燒造的陳設用瓷,被稱作“官鈞”。
           
            官鈞瓷器,造型大雅、窯變美妙,被認為是鈞窯產品中的最上乘。流傳于世的官鈞瓷器至為稀少,主要收藏在北京、臺北故宮博物院、美國弗利爾美術館、哈佛大學賽克勒美術館等處。目前所知,世界范圍內公私收藏的官鈞瓷器僅僅百余件,可見彌足珍貴。
           
            鈞窯窯址目前已發現100多處,但對于這類官鈞瓷器的具體燒造產地和時代,卻一直頗有爭議。
           
            1974年,河南省文物工作隊對禹縣城北門內的鈞臺窯址、八卦洞窯址進行了全面探查和重點發掘,出土了出戟尊、各式花盆及花盆托等器物殘片,與傳世品對比來看,器型釉色基本相符,從而為傳世的陳設類鈞瓷找到了具體燒造地點,并通過出土材料得出鈞瓷創燒于北宋初期的觀點。
           
            2004年4月至9月,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配合禹州市舊城改造建設,對“古鈞花園”(原禹州制藥廠,距“禹州鈞臺瓷窯遺址”較近)住宅樓小區建設工地發現的文化遺址進行了搶救性考古發掘時,卻得到不同結論。專家們初步認為此次考古發掘獲得的陳設類鈞瓷,比1974年發掘鈞臺與八卦洞附近鈞窯遺址出土陳設類鈞瓷器形大,工藝、胎質、釉色均有所不同,認為這批鈞釉瓷器的時代應為元代(郭培育《禹州鈞臺窯考古新發現與初步研究》,《2005中國禹州鈞窯學術研討會論文集》,大象出版社,2007年)。兩者對比來看,質地一粗一精,胎釉的化學成分也存在不同,故而業界將此分為精細型與粗放型兩類。
           
            隨著考古資料的不斷豐富,又有學者對陳設類鈞瓷的屬性及燒造年代再生質疑,陸續提出“金代說”“元代說”“元末明初說”“明代說”等不同觀點,使官鈞年代問題成了古陶瓷界的研究新熱點,至今各方分執一詞,莫衷一是。
           
            2013年10月,北京故宮博物院舉辦了“色彩絢爛——故宮博物院藏鈞窯瓷器展”,100余件鈞窯瓷器亮相展廳。其中,故宮舊藏的官鈞瓷器幾乎悉數參展,大多數都是首度展出。這些久藏深宮的“官鈞”到底是何面目?與出土的官鈞有何異同?對于確定官鈞年代具有怎樣的借鑒價值?相信觀眾在領略故宮官鈞瓷器典雅之美的同時,也會因個人觀感而對這些撲朔迷離的學界難題引發一己之思。
           
            清宮舊藏官鈞瓷器
           
            北京故宮博物院藏有這類官鈞瓷器28件,其中花盆及盆托19件,洗6件,尊3件。這二十余件器物與窯址出土相比,造型典雅規整,做工更見精細,體現了皇家貢器的精美絕倫。
           
            從造型上看,19件花盆有海棠式、葵花式、菱花式、長方形、圓形、六方形幾類。尊共3件,分為出戟尊、渣斗尊兩種。洗共6件,均為三足鼓釘式。近年來,有研究者根據清宮檔案的相關記載,認為這類“洗”的器型,應該是作為花盆托與花盆配套使用,并依照檔案中的名稱,改稱其為“盆奩”。
           
            鈞窯的釉色,明代高濂《遵生八箋》中有“朱砂紅,蔥翠青(俗謂鶯歌綠),茄皮子紅若胭脂,青若蔥翠,紫若墨黑,三者色純無少變露者為上品”的描述(明代高濂撰《遵生八箋》,《景印文淵閣四庫全書》第871冊,臺北商務印書館,1986年)。約成書于清代雍正、乾隆年間的無名氏撰《南窯筆記》則說:“均窯,北宋均州所造,多盆奩、水底、花盆器皿。顏色大紅、玫瑰紫、驢肝、馬肺、月白、紅霞等色。”(清代無名氏撰《南窯筆記》,《說陶》,上?萍冀逃霭嫔,1993年)故宮這批官鈞的釉色,與文獻所記基本一致。其中,花盆類主要有玫瑰紫釉與天藍釉兩種,尊類器物分別有月白釉、天藍釉兩種,洗類則有玫瑰紫、天藍、月白三種釉色。
           
            有關這類器物的用途,傳統觀點認為與宋徽宗為裝點皇家宮苑“艮岳”有密切關系。據《宋史紀事本末》記載,宋徽宗崇寧四年(1105)十一月,“以朱勔領蘇、杭應奉局及花石綱于蘇州……佳花名木,類聚區別”(明代馮琦原編、陳邦瞻增輯《宋史紀事本末》,《景印文淵閣四庫全書》第353冊,臺北商務印書館,1984年)。這些花木有的作為盆景陳列,因此,官鈞之中的成套花盆和出戟尊之類器型,就是為了陳設這些從南方搜羅的奇花異草和怪石而燒造的。
           
            當然,這種說法帶有某種推斷甚至臆想,并無文獻和考古發掘資料相佐證。傳世的宋畫中描繪宋徽宗喜愛山石、花木的題材甚多,但都不見有鈞窯花盆作為陳設器,故而這種理論上的假設備受質疑。
           
            到了明代,高濂的《遵生八箋》中提到鈞窯時,稱“此窯惟種蒲盆底佳甚”,首次提出鈞窯作為花盆使用。蒲盆,即菖蒲盆,是為養植菖蒲所用。菖蒲是明代文人最為看重的花材之一,與高濂同時代的文人張謙德所撰《瓶花譜》中羅列了花卉71種,其中菖蒲為“一品九命”之一,被認為是最得文人造化的花卉。在室內陳設菖蒲,可以“收燈煙”,既凈化空氣,又美化居室,是明代文人士大夫之家頗為流行的室內陳設。鈞窯花盆“惟種蒲盆底佳甚”,說明在明代開始,鈞窯已經為文人士大夫所看重,成為庭院、書房中的貴重陳設器而普遍使用。
           
            清宮舊藏的20余件官鈞瓷器中,花盆就占了大半,且式樣眾多,釉色精美,可見在清代宮廷之中,鈞窯花盆也是頗得皇帝喜愛的陳設器。
           
            官鈞瓷器序列有致
           
            官鈞瓷器還有一個特點,底部、足內側多刻劃漢寫數目字,從“一”到“十”均有。這是歷代各窯器物中唯一的、特有的現象。對于這些數目字的含義,古人曾作過種種推測。歸結起來,大致有如下幾種說法。
           
            其一,《南窯筆記》一書解釋道:“有一二數目字樣于底足之間,配合一付之記號也”,是說為了搭配花盆與花托,同一數目字的花盆與盆托配套使用,不致混搭。
           
            其二,為了釉色的區分。清末民初的《陶雅》《飲流齋說瓷》等陶瓷專著中認定,一三五七九單數代表朱紅色器物,二四六八十雙數代表青藍色器物。
           
            其三,為了區別器物大小規格?脊湃藛T根據鈞臺窯址出土標本進行了排比分析,可以看出鈞窯器底的數目字表示了器物的尺寸,也就是器型的高低大小。以“一”為最高,口徑最大,依次遞減,“十”為最低,口徑最小。
           
            故宮珍藏的28件官鈞瓷器中,帶有數目者23件,與《景德鎮陶錄》中所說鈞窯“底有一、二數目字號為記者佳”的表述相符。細觀這些數目字,可以印證上述三種說法的真實性。如故宮藏鈞窯月白釉出戟尊(圖一),底部刻畫數目字“三”,顯然不是《飲流齋說瓷》中所說“一三五七代表朱紅色器物”。而比對這些器物數目字和其所對應的器物型號,發現確如《鈞瓷史話》等書所說,同類器型,尺寸越大者數目字越小。這一點,清宮傳世鈞瓷和出土鈞瓷是一樣的。
           
            故宮官鈞的數目字還有個特別之處,為出土官鈞所未見,即同一器物上有不同的數目字多處。據清宮檔案記載,這是因為乾隆時期,皇帝曾下旨在宮廷收藏的鈞窯瓷器上模仿舊有數字加刻或改刻數字。如乾隆二十一年八月二十四日記錄道:
           
            “首領胡進忠來說,太監如意交均窯花盆一件、均窯盆漣一件、楠木罩油牌子三十根隨等次號數單一件。傳旨:著將花盆上二字改三字、盆漣上舊字磨去亦改添三字……欽此。于九月初八日,首領胡進忠將改做得鈞窯盆漣二件、楠木牌子三十根持去。訖。”
           
            對應故宮這些傳世品來看,確實有一些鈞窯底部可以發現有加刻、改刻數目字的痕跡。如鈞窯玫瑰紫釉葵花式三足花盆托(圖二)一足內壁刻數目字“九”,刻字筆畫較粗而深,應為原刻;底部刻數目字“七”,刻字筆畫較細、較淺,應為清宮后刻。又如鈞窯天藍釉海棠式花盆托(圖三),此花盆托底部不見舊刻數目字,但一處磨釉明顯,很可能是為改添新字而將舊字磨去得痕跡。
           
            鑒于乾隆皇帝對清宮舊藏鈞窯瓷器進行的種種改刻,我們今天看到官鈞瓷器上的數目字,理應認真鑒別,不能一概而論。
           
            陳設類鈞瓷的宮殿銘款
           
            故宮博物院藏陳設類鈞瓷,除了刻有數目字之外,還有的器物底部刻有宮殿名款。這反映出清代帝王對瓷器的典藏的用心,從臣工持進、認看品級到決定陳設和收藏地點,無不按時皇帝的旨意進行。
           
            據造辦處檔案記載,早在雍正時期,清宮之內就開始有鈞瓷陳設(《清宮內務府造辦處檔案匯編》14冊302-304頁,人民出版社,2005年11月第一版)。乾隆時期,清宮對于鈞窯的收藏數量激增,相應地,使用也更加廣泛,很多宮殿、書房都有陳列鈞瓷。查檢今日故宮所存官鈞,可以看到共有8件器物底部鐫刻有筆畫纖細的銘文,分別是“養心殿”“重華宮”“建福宮”“瀛臺”等等宮殿名稱,反映了它們在清宮之中的陳設地點和用途。
           
            鈞窯天藍釉海棠式花盆托(圖三)原收藏于壽康宮,“養心殿”“明窗用”款。養心殿位于紫禁城內廷乾清宮以西,建于明代嘉靖時期。清初順治皇帝病逝于此殿?滴跄觊g,這里曾被作為宮中造辦處的作坊,專門制作宮廷用品。自雍正皇帝居住養心殿后,造辦處的各作坊遂逐漸遷出內廷,這里就一直作為清代皇帝的寢宮,至乾隆年間加以改造、添建,成為一組集召見群臣、處理政務、皇帝讀書學習及居住為一體的多功能建筑群。直到溥儀出宮,清代共有八位皇帝先后在養心殿居住過。
           
            鈞窯玫瑰紫釉海棠式花盆,原收藏于壽康宮,“九”“養心殿”“明窗用”款。
           
            鈞窯天藍釉鼓釘三足花盆托,“一”“養心殿”“長春書屋用”款。“長春書屋”是乾隆皇帝的私人書房。乾隆皇帝弘歷為皇子時,雍正帝曾在圓明園九洲清宴別室召開法會,賜號弘歷“長春居士”,故以后乾隆皇帝的御用書屋,多以“長春”命名。乾隆元年下旨改造即將入住的養心殿,將勤政親賢殿后的仙樓改造為書房,并御題“長春書屋”匾。
           
            鈞窯玫瑰紫釉鼓釘三足花盆托,“七”“重華宮”“靜憩軒用”款。重華宮位于紫禁城內廷西路西六宮以北,原為明代乾西五所之第二所。弘歷為皇子時,初居毓慶宮,雍正五年成婚后移居乾西二所。雍正十一年弘歷被封為“和碩寶親王”,住地賜名“樂善堂”。弘歷登基后,此處作為龍潛之地升為宮,名重華。自乾隆八年始,每歲正月初一召集內廷大學士、翰林等人在重華宮賜茶宴聯句。嘉慶皇帝將此活動作為家法,于每年的正月初二至初十期間舉行。道光年間仍時有舉行,咸豐以后終止。
           
            鈞窯玫瑰紫釉海棠式花盆托,“四”“重華宮”“金昭玉翠用”款。
           
            鈞窯月白釉鼓釘三足花盆托,“一”“瀛臺”“涵元殿用”。瀛臺位于中南海的南海里,始建于明代,清順治、康熙年間曾修葺、改建,是專供帝王、后妃避暑和游覽的皇家建筑群。因其四面臨水,襯以山石花草、樓閣亭臺,像一座海中仙島,故名瀛臺。瀛臺中心建筑為涵元殿,康熙、乾隆皇帝曾多次在此聽政、賜宴,1898年光緒皇帝戊戌變法失敗后,被慈禧太后長期幽禁于此,直到1908年去世。
           
            鈞窯鼓釘三足洗,“一”“瀛臺”“靜憩軒用”款。
           
            鈞窯玫瑰紫釉葵花式花盆,“七”“建福宮”“竹石假山用”款。建福宮位于紫禁城內廷西路西六宮西側,乾隆七年利用乾西五所之西第四、五所及其以南的狹長地段修建而成。嘉慶七年重修。初建時擬為乾隆皇帝“備慈壽萬年之后居此守制”之用,后因故未行。乾隆帝非常喜愛建福宮,時常到此游憩,吟詠亦頗多。咸豐皇帝曾奉皇貴太妃在此進膳;孝德顯皇后、孝貞顯皇后(慈安)的神位也曾設于此宮。
           
            查閱清宮檔案,可以清楚地得知這批官鈞的刻字時間是乾隆十一年正月。檔案原文如下:
           
            玉作 正月二十三日,司庫白世秀來說,太監胡世杰交均釉六方入角花盆二件,盆連二件,均釉盆連二件,養心殿西暖閣均釉查(渣)斗二件,盆連二件,均釉方花盆四件,均釉六方入角花盆一件,盆連一件,均釉盆連一件,養心殿東暖閣均釉高椿花盆二件,均釉盆連二件,靜憩軒均釉海棠盆連二件,漱芳齋。傳旨:俱各刻地名,欽此。于本月二十六日司庫白世秀、七品首領薩木哈將均釉盆連一件盆底貼得地名字名樣持進,交太監胡世杰呈覽。奉旨:將大地名準刻橫的小地名準刻豎的。欽此。于本年八月初八日司庫白世秀、七品首領薩木哈將均釉方花盆四件,均釉盆連一件,均釉海棠盆連二件俱刻得地名持進,交太監胡世杰呈進訖。于本年八月二十日七品首領薩木哈將各式盆連二十二件俱刻得地名持進交首領王明貴訖。
           
            正月二十三日,司庫白世秀來說,太監胡世杰交均釉查斗一件,盆連一件;均釉六方八角花盆二件,盆連二件;均釉查斗二件,盆連二件;均釉菱花花盆一件,盆連一件;均釉六方八角花盆一件,盆連一件;均釉菱花花盆一件,盆連一件;均釉六角花盆二件,盆連二件;均釉海棠花盆二件,盆連二件;均釉海棠花盆一件,盆連一件;均釉六方八角花盆一件,盆連一件;均釉六高椿花盆一件,盆連一件;均釉六方八角花盆二件;均釉海棠花盆二件;均釉六方八角花盆二件;均釉六方八角花盆二件;均釉六方八角花盆二件;均釉長方花盆一件,均釉海棠盆連一件;均釉六角盆連一件,均釉六方八角盆連大小二件;均釉古丁盆連大小三件。傳旨:著俱各刻地名。欽此。
           
            正月二十三日,司庫白世秀來說,太監胡世杰交瀛臺靜憩軒均釉古丁盆連二件;涵元殿均釉古丁盆連二件;尤玉摐金均釉古丁盆連二件;澄懷堂均釉古丁盆連二件;香扆殿均釉古丁盆連二件;蘭室均釉古丁盆連二件;虛舟均釉六方八角盆連二件。傳旨:著俱各刻地名,得時呈覽過交瀛臺。欽此。(《清宮內務府造辦處檔案匯編》14冊302-304頁,人民出版社,2005年11月第一版)
           
            從中可知,除了流傳至今的表中所列的地名之外,當時還刻有澄懷堂、香扆殿、蘭室、虛舟等宮殿名款,可見乾隆時期官鈞瓷器在清宮之中施用廣泛。從這些殿宇的位置和功用來看,和皇帝日常生活聯系緊密,有的是處理政務的場所(養心殿),有的是陶冶性情的書房(長春書屋),說明了乾隆皇帝對鈞窯瓷器的珍視,也說明官鈞瓷器在清宮之中的功用與明代大致相當,都是作為文人士大夫階層的書房用物。
           
            乾隆皇帝有一首《題均窯碗》的御制詩,其中有句云“雅具秘玩詎所尚,用志屯戍安邊氓。閭閻百世謀恬樂,題什不覺心猶驚。”用反問的口氣表明自己喜愛鈞窯,是因為一件流傳千載的器物體現了家國永安、百世恬樂的太平勝景,豈是為了欣賞它的“雅具秘玩”呢?今天,距離乾隆的收藏又歷經了二百余年,我們再次欣賞到這些“雅具秘玩”的官鈞瓷器,更不必孜孜苛求于她的時代和身份。
          (責任編輯:孫 悅)

          我要評論

          驗證碼: 匿名發表

          注:網友評論只供表達個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網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證實其描述

          已有位對此新聞感興趣的網友發表了看法

          Copyright (C) hebixingchina.com. 北京合璧興工藝品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電子郵件: hebixing1020@163.com 電話:86-10-68538398 18810367069 地址:北京西城區三里河一區5號院8號樓底商二層

          京ICP備12027202號-1 京公網安備110102001157號

          回到頂部
          东京热一本之道加勒比久久_国产三级片儿免费在线观看_91精品婷婷国产综合久久_国产丝袜xxxx
          <tt id="zddgd"></tt>
        2. <acronym id="zddgd"></acronym>
          
          
          <var id="zddgd"></var>

          <b id="zddgd"><wbr id="zddgd"><ins id="zddgd"></ins></wbr></b>